搜索  
   
首页  |  中银国际视点  |  机构投资者  |  个人投资者  |  关于中银国际  |  事业发展
     
新闻中心
研究报告
案例分析
2015 年中国经济展望——寻求平稳有序转型
 

    中国经济经历三十年起飞增长后,正在步入增速下移、动力转换和结构调整的“新常态”阶段。随着人口结构、外汇流入和融资环境改变,住房市场面临中长期拐点。货币政策预期宽松或刺激住房销售和基础设施投资在短期内再度有所反弹,但难以推动经济进入新一轮上升周期,金融体系自主性信用收缩已然显现。全面结构性改革在中长期内有助于提升资源配置效率并促进经济转型,但在短期内或加剧传统部门下行压力。货币政策需要适应经济新常态,告别大规模宽松刺激,但同时要高度关注经济增长转换阶段可能浮出的金融系统风险。

 新一轮货币政策趋松可能支撑部分中心城市住房销售有所反弹,但对整体住房部门刺激效应可能显著低于预期。刚需主导市场而人口结构变化和拆迁高峰过去意味着刚需增速显著下行,房产税、集体土地制度改革和不动产登记加快推进,利率有所下降但社会融资规模依然延续收缩,房价多轮大幅上涨和利率市场化进程中按揭贷款利率居高对普通家庭住房支付能力打压明显。
 房地产投资延续回落和制造业去产能将推动整体投资增速进一步下行,预计非农户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将由2014 年的15%下滑至2015 年的12.5%-13.5%,这是经济依然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的重要风险因素。


 伴随外需逐步改善,中国出口增速有望从2014 年6.5%提升至2015 年7.5%。外需和出口回升将对部分制造业形成一定支撑,但大部分传统制造部门仍面临较大产能过剩、通货紧缩和盈利下滑压力,资本重组、产能调整和业务转型以提升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将是中国制造业2015 年的发展主题。


 2015 年消费实际增速有望与2014 年基本持平或略低一些,经济下行趋势、收入增长放缓和收入分配等因素制约消费难以进一步提升,而服务业依然面临高度管制等体制因素制约,未来需要加快市场化改革以提升效率并释放潜在供求。

 中国经济正在步入增长阶段转换、结构调整和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三期叠加”阶段,中央决策层强调在“三期叠加”和“新常态”阶段,经济将面临增速下移、动力转换和痛苦结构调整,中央政府对经济增长下滑的容忍度显著提高,政府重点是在不发生大面积失业和系统性金融风险前提下大力推进结构化改革,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方式转型。


 全面深化改革有助于提升资源配置效率,促进经济模式转型,改善中长期增长前景。但是改革转型背后是新陈代谢,改革将抑制传统增长模式下债务和投资过度增长,打压国有企业和地方政府投融资活动,短期内可能加剧传统产业下滑、经济下行和金融不稳定风险。
 经济进入新常态和金融体系市场化改革加快将使货币政策面临全新环境。货币政策将逐步由数量型直接调控转型价格型间接调控,央行需要建立市场化政策利率体系,替代官定存贷款基准利率,引导市场利率平稳。


 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消除和经济持续下行压力扭转了长期以来中国大规模外汇净流入状态,银行体系流动性环境由此改变。伴随中国利率、汇率市场化和资本项目开放不断推进,资本流动、人民币汇率预期和银行体系流动性之间的相互作用日益显著。2015 年,中国依然面临资本流出、人民币走弱和银行体系自主流动性偏紧压力。


 房地产下行周期或将延续,银行贷款供给意愿显著下降,金融体系信用收缩风险逐渐隐现。央行在2015 年可能进一步调低存贷款基准利率和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以对抗经济下行和通货紧缩风险。相对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刺激房地产和基础设施在短期内有所回升,但难以改变经济下行周期,也无法完全抵消内生性信用偏紧的负面效应。

返回

©版权属中银国际2011